当前位置:蛇不过小说>书库>综合其他>默念繁华> 正文 第185章 久违一聚

正文 第185章 久违一聚

  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着,很快就到了年底。趁着月底的最后一个周末,姚以岸组织宋朵朵和苏孟一起出来吃饭。

  自杜凡君生病以来,这还是三人第一次开开心心聚在一起热闹。同时,这也是苏孟第一次见到传闻中宋朵朵的“新”男友薛成礼。

  宋朵朵刚与薛成礼确认关系之际,曾经在群里说过,等杜凡君这边好些了,有时间就带上男友与两人见一面,当然,如果到时姚以岸和苏孟也都有了情况,那就来一个全体聚会。

  可是真等到了她们相约出来吃饭的日子,宋朵朵却是又不主张薛成礼参与了,只让他开着车将自己送到目的地,客气的打过招呼后就将人赶得远远的,不允许跟着。

  姚以岸看着薛成礼不太高兴的转过身去,又见宋朵朵全然不在意的模样,若有所思。进到餐厅,才对宋朵朵道“你这跟当初说的可不一样啊,不是说有男友的就叫上一起聚吗,怎么人都来了又给人轰走。”

  宋朵朵扯扯嘴角“自家姐妹聚会,带他干嘛。”

  “怎么了这是,吵架?”

  “算不上吵架,只是发觉他跟刚认识那会不一样了,看见他就心烦。”

  “这倒是挺稀奇的,你也有烦男朋友的时候。”苏孟正忙着点菜,听见她的话抬起头来。

  姚以岸亦是感到意外“要说之前跟佟非时间长了偶尔看到感觉心烦,我还容易理解,可你跟薛成礼在一起才多久,这么快就不耐烦了?”

  “是啊,我现在耐心负数,看什么都烦。警告你俩,别惹我。”

  “是是,大小姐,谁敢惹你。”苏孟点点头,与旁边的姚以岸默契的相视一眼,随后又继续埋头去看菜单。

  姚以岸将脱下的外套放在一旁的空椅子上,两眼瞄着宋朵朵的头顶若有所思。换做从前。如果对男友有所不满,宋朵朵早就嚷嚷开了,可她今天只是轻描淡写带过,还真是有些叫人意外。她对着正倒水的宋朵朵问“阿姨那边怎么样?”

  “感觉跟第一回做完差不多,她现在已经完全离不开我给她买的帽子和假发了,前两天又让我清购物车,四顶新假发,两顶新帽子。她现在已经搭配上瘾了,每天对着镜子捣鼓,还得让我给她出主意。今天我姐夫去看她,我赶紧趁机出来。”

  姚以岸听了一笑“阿姨这心态也算不错,不过是些帽子和假发,你就配合些吧。算算日子,你姐是不是快生了?”

  “是啊,也就十来天吧,前几天还央着我帮她给孩子取名呢,想了十几个她都不满意,太难伺候。我们总监不是上个月才生产吗,人家那名字才省事呢,直接爹妈的姓合在一块。”她喝一口茶水,指了指旁边,“跟苏孟如出一辙。”

  苏孟才点好菜,听见叫她的名字,不知所以的抬起头来,见两人对着她笑,催着她们对点好的菜品进行更改或补充。两人都对她的安排没有什么意义,便催促服务员快些下单。苏孟这才顾得上倒水,一看,桌上的壶竟是空的,赶紧又招手叫服务员准备新的。忙完了才发现姚以岸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,心里不由有点发毛“干嘛这么看着我。”

  “看你好似不一样了。”

  宋朵朵也盯着她瞧了瞧,赞同道“我也觉得,可是问哪儿不一样,又细说不上来……诶,光着衣服好像就不对,她什么时候穿过这么艳的色,她从前不都是黑白灰为主么。对,还有刚才点菜,你不是个随意派吗……呀,你快说你是谁,把苏孟藏哪儿去了?”

  “那你也别上手,别摸我,大庭广众的。”面对宋朵朵突然袭来的爪子,苏孟忙向后躲去,眼见着躲不过了,干脆摸回去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宋朵朵立马惊悚的败下阵,一脸震惊的看向姚以岸。

  “不错,是有很大改变。不过到底是什么让她改变的呢?”姚以岸会意,笑着敲了敲桌面,直至两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在她身上,才开口,“苏孟啊,男朋友不让我们见见吗?”

  姚以岸的话如一记闷雷,正投在宋朵朵脑壳上,她差点原地蹦起来“男朋友?!靠,谁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  “上回咱们说聚,她说出差的那一次。”

  “那次……你知道?我怎么不知道?!你们两个怎么回事,这么大的事不告诉我?”宋朵朵不淡定的敲着桌子,尖细的嗓音如利刃般穿过苏孟的耳膜。而隔壁桌已经有人不耐烦这边的响动,频频瞪来几眼。

  苏孟一手捂耳朵,一手打了个手势让她稍安勿躁,她早就做好姚以岸知道此事的准备,但没想到姚以岸居然没告诉宋朵朵,不过想一想她就心中有数,这八成是姚以岸在不满自己不事先报备,让宋朵朵这个大嗓门收拾她呢。

  眼下,她只能好言好语道“这不是没找到时机说么,本来今天也是要来坦白的。”

  “那你还不从实招来。”宋朵朵手执筷子比向她的脖子,好似如果稍有隐瞒,必定血溅当场。

  苏孟无奈,只得将庄尧的事简明扼要的说了几句。宋朵朵听得两眼放光“叫他来,我和岸子要过目。”

  “过什么目……嘶,你别瞪我,瞪我也没用,他今天上班呢。”

  好说歹说,宋朵朵才算暂时放弃对苏孟的拷问,转而去关注姚以岸。但姚以岸现在提起感情的事就兴趣缺缺,宋朵朵听了更是想骂人,说不了几句便就此打住,以免越说越气。于是话题又不由自主的转向苏孟。

  苏孟被宋朵朵和姚以岸联合拷问,一人斗不过两张嘴,重压之下,只能同意给庄尧打一个电话,而且再两人监视下也不能说出缘由,只说让他晚些时候下班过来接。

  吃完饭,三人堪堪等到了八点,庄尧才姗姗来迟,两人终于得以见到这位入得苏孟眼的“神人”。只是庄尧这人看起来,和她们想象中的彬彬有礼温润如玉可真是一点都不沾边,两人都是大感意外。

  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