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蛇不过小说>书库>都市言情>权臣家有神医妻> 正文 【402】宝石树与大象

正文 【402】宝石树与大象

  小草这一回倒是随着太后一起入席的,因为如今的身份不同,没法跟闻人家的人坐在一起,而是跟太后一桌,再有,此乃宣仁帝万寿,太后也不会跟宣仁帝共桌。

  太后这一桌上,还有福康长公主,一位皇室中辈分最高,年龄也最长的老王妃,算起来甚至是太后的祖辈儿,以及端王妃。

  不管是小草还是端王妃,能够坐在这一桌,都彰显着她们非同一般的地位,虽然小草是因为自身,端王妃是因为端王,到底殊途同归,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眼红。

  太后左侧是老王妃,右侧是福康长公主,小草坐在福康长公主下手,对面是端王妃。

  小草的目光落到那偌大的没有顶棚的戏台上,这个戏台跟常规的倒是不太一样,很有几分“后世感”,本来还带着几分怀疑的,只是等到“开场舞”上场的时候,确定了,这里面有黎若水掺和一脚,她跟黎若水摊牌在正月初,而宣仁帝的寿宴,在她还在疫区的时候就在准备了,所以,倒也怪不了平津侯府没看好她,当然,黎若水只是在这些事情上出出主意,而不是闹幺蛾子,小草其实完全不介意的,事实上,现在还有几分期待。

  开场舞乃至上百的女子,服饰与祈朝的服饰存在很大的不同,上面比较的贴身,下面却是的大朵的百褶边,因为距离有点远,更细节的地方看得不是很清楚,似乎还有蕾丝的存在。

  女子的柔美中,又带着几分动感,估摸着,便是那乐曲都是专门写的。

  不少人都看得比较的专注,显然,比较新奇的东西,首次出现的时候,基本上都能吸引目光,小草暗自点点头,的确是不错的。要是黎若水不剽窃诗词,不到处勾搭男人,安安分分的过日子,偶尔的冒出点“新点子”,其实日子还是能过得很不错的,就不明白了,她脑子怎么就偏生有坑呢

  “今年这些东西都是谁操办的,挺新奇的。”太后都忍不住说道。

  小草静默不语,手里捏了一颗干果,慢条斯理的嗑着,黎若水原本就被平津侯夫人拘在侯府里,她想要做什么,大概就只能通过华柏辰来达成,因此,就如早前的“千翁千媪宴”,也都是通过黎家人,这次的事情,倒是不确定她还能不能再出头。

  “母后若是想要知道,过后问问就是了。”福康长公主说道,“说不定还能有其他的什么好点子,母后没事儿时候,还能乐乐。”

  福康长公主跟太后的母女关系,渐渐的倒是融洽了不少,当然,比起那亲密无间的母女,还是差得很远,毕竟福康长公主都四十出头的人了,感情都变得内敛,所以,她们之间怕是永远都不可能变得跟出现隔阂之前的状态。

  “那倒是不用。”太后摆摆手,“事情办得妥当,事后肯定都有赏赐,至于其他的就算了,这舞啊,也就适合现在这般,若是放在其他时候,闹腾,哀家肯定是受不了。”

  “这新奇点子,未必就是闹腾的。”

  “届时再说吧,母后要是无聊了,福康也可进宫来多陪陪哀家,哀家如今这把年纪了,活一日就少一日了。”太后曾是手腕了得,颇为强势的女子,现在是明显在示弱了。

  福康长公主略微静默,“好。”

  太后脸上的笑容,更明显了几分。

  旁边的老王妃见状,笑道“太后这般说,叫我这个老婆子该如何自处”

  “是哀家说错了,叔祖母莫怪莫怪。”

  “您二老啊,都能长命百岁。”旁边端王妃也跟着开口。

  “太后跟老王妃身体都还不错,各方面都注意着些,长寿可期。”小草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,她也并非妄言,这两位,身子骨的确比同龄人好不少。

  “萱丫头是神医,这话最可信。”两位老人都笑起来,只要没什么大病痛,谁不想更长久的活着,听了小草的话,自然是高兴。

  宣仁帝听到动静,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和乐融融的场景,自然也是高兴。

  “开场舞”之后,由端王带头,举杯,所有人跟着一起敬了宣仁帝一杯,那山呼万岁的声音震耳发聩,大概除了使臣中的某些人脸色有些难看,绝大多数人都受到了影响,很是振奋。

  宣仁帝自那一场大病之后,后面很长一段时间滴酒不沾,再后面,倒是偶尔喝一点,今日兴致来了,一杯直接干了,颇有几分豪气。

  今日特殊,小草肯定也不会拦着,当然,只要不毫无节制的猛喝,还是不需要担心的,毕竟,在之前,小草就调制了解酒药给洪公公,他肯定是有让宣仁帝先吃了的。

  当然,这解酒药也并非只给了宣仁帝一个人。

  这酒水继续喝着,未正式开席,桌上摆着的都是下酒小菜。

  戏台那边的表演也在继续,“传统”与“新奇”交汇,时不时的还来一场“祝寿戏”,带着盛世太平的味道,远远还未醉呢,就感觉有些微醺了。

  即是大寿,自然就少不了贺寿,依然是从端王带着众兄弟给宣仁帝拜寿开始,祈朝上下,除开太后,一波一波的来,整齐划一的祝寿词,带着真诚的祝愿。

  而在拜寿之后,自然既要呈上寿礼,与太后千秋时不同的是,现场献寿礼的,祈朝这边,只有成年封王的皇子,之后就是各国使臣带来的寿礼。

  这寿礼,自然就有许多的门道,自己人的且不说,其他各国的,基本上就能从寿礼中窥出他们对祈朝的态度,当然,有时候也会隐藏起来,比如想要掩盖自己真实态度的时候。

  相比起太后千秋,恒王搞出事情,今日几位亲王的寿礼倒是都中规中矩,没有谁的很有特色,也没有谁显得寒碜,特色这种东西并不容易,而寒碜了,那就是丢脸丢到他国人面前去了。

  后面就是各国的寿礼,大概是最重要的,便要压轴出场,所以原本时将六刈安排在第一位的,不过,六刈那位穆北的死敌将军却不答应,作为主使的二皇子萧昱也并未阻止。

  非要在这种事情上争个长短,在很多人看来,其实是非常幼稚无聊的事情,只不过,这六刈人,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这么做,似乎一直在刷新自己的“年龄”底线。

  祈朝抱着无所谓的态度,那么必然就有一个开头的国家,只不过,“越强越好”的靠后言论,让不少小国都心存芥蒂,他们承认自己的国家并不如何强大,但是,要承认是最弱的,那还真是不好意思,没太可能。

  场面瞧着似要陷入僵局,就在这种情况下,那珠光宝气的宝国王子站了出来,“既如此,便由我们宝国开始吧。”礼单在手,让人去将寿礼抬来。

  宝国虽然远比不上祈朝六刈西迟这样的国家,但是,除了这几个国家,宝国就算不是剩下的国家中最强,但是吧,这疆域绝对是最大的,也是最富有的,它如果说是最弱,那么,剩下的小国家,可以直接挖个坑将自己给埋了。

  黑王子算是解了围了,其他人心里多少都有点感激,除了找茬的六刈。

  寿礼被抬上来,用红绸改着,看上去倒是又高又大,让认莫名的想到了前年恒王的那尊玉观音,当然,宝国准备的这是两件,高低也达到了近两人。

  待到红绸被掀开,所有人几乎都有一种被晃花眼的感觉。

  让人下意识的又给宝国扣上一顶暴发户的帽子,当然,一项都不叫缺钱,其他物产也不怎么丰富的国家,也少不得在心里酸溜溜的咒骂了。

  宝国的寿礼,也相当的符合他们的国情,妥妥的“土特产”金银宝石树。

  纯金打造树干枝桠,上面缀着各种暖色系的宝石,而今日的日头同样不错,初春里,还很的寒冷,太阳不晒人,照得那宝石树闪烁不停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  而旁边的银宝树,树干枝桠的非是纯银,而是将相对冷色系的宝石一颗一颗的镶嵌进去,大的,足有拳头那么大,小的,也有拇指尖大,上面枝桠倒是没再缀宝石,却也是密密麻麻的玉石叶片,不管水头还是颜色,都是极品。

  金宝树整体有些类石榴树,而银宝树的造型有些类迎客古松,再从做工上来看,都是用尽了心思的。要说,就因为宝国的特产,后面就打理的往这方面发展,宝国可以说有最好的金银宝石工匠,所以这两棵树,不论是价值还是艺术,都是非同凡响。

  “宝国有心了,朕很喜欢。”虽然事实上,宣仁帝是蛮想将他们全部给拆了,真的有点闪眼,不过想想还是算了。

  这两棵树对绝大多数的女子而言,也有莫大的吸引力,而她们的想法还跟宣仁帝有些类似,只不过,不是觉得它们闪眼,只是想将它们打造成各种让人爱不释手的头面。

  原以为宝国的寿礼就这两样,却并不是,除了这个,还有黄金白银宝石若干,真的可谓相当的简单粗暴“俗气”。

  宣仁帝都忍不住握拳抵在唇边。

  有宝国寿礼带来的震撼,后面小国家的寿礼就显得有些普通了,不过,基本上都是各种的特产,加上一些奇珍异宝。

  然后,在这些寿礼中,小草看到两头大象。

  在之前应该是用了药,在沉睡,只是在废了不小的劲儿送进来的时候,就在转醒,扬着鼻子一声嘶吼,耳朵似乎都要震聋了。

  待大象缓缓的站起来,就跟两座小山头似得,目测得有两个成年男子加起来那么高,那头公象的象牙足有四五尺长,看着就像是杀伤力极强的利器。

  要知道,在场的,见过这东西的,屈指可数,可以想见它们带来的震撼力。

  献上这大象的国家,见到众人目不转睛的表情,也是非常自得,不枉他们费劲千辛万苦的将两头神象带来,使臣用不那么利索的祈朝官话介绍赞美两头大象,表示他们对祈朝皇帝陛下的最高敬意。

  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两头大象似乎有点不对劲,他们在撞击铁笼子,那巨力之下,哪怕聋子是由手臂粗的条打造而成,也是哐当直响,明确的告诉所有人,笼子根本就困不住他们,这样的巨物若是发狂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。

  不少人都心惊胆战,做出随时都要逃跑的姿势。

  献上大象的使团众人,脸色也变得不安,似乎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。

  小草也止不住的站了起来,不过随后小草又坐下,神情变回安然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